全部

麦收的季节

来源:大发体育网官方网晚报

作者:

2019-06-06

夏日渐长,炽热的空气里飘来麦熟的气息。又到了麦收的季节,这是丰收的季节,这是伟大的时刻!我仿佛又听见爷爷磨镰刀的声音,在我的梦里,在刺乒嚓(一种黎明鸣叫的黑色大鸟)的催促声里。

“大哥大哥起来吧!大哥大哥起来吧!”刺乒嚓又在唤人们早起!爷爷把镰刀磨得特别锋利,场已碾好。一望无际的田野里,金色的麦浪翻滚。爷爷和村里的几个长辈守望在麦田旁,讨论着今年的麦子,收早了怕麦子不饱,收晚了怕麦焦在地里,还担心这几天有雨。这可是一年的口粮,一家人的生活都在这麦子里。爷爷经历过贱年,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一个儿子饿死。很幸运,父亲挣扎着活了下来。粮食就是生命,手中有粮,心中不慌。

开镰了!天还没明,人们都已经下地,麦田里影影绰绰,人们都在忙碌着割麦。等天一明,我到地里送饭,爷爷和父亲已经把麦子割了好大一片。吃了饭,趁着休息的时间,爷爷又开始磨镰,不时眯起眼睛看看镰刀的锋刃,用大拇指轻拭几下刃口是否锋利。

麦子割了还要用架子车拉到地头场里,趁着天好晾晒,然后用石磙碾场。碾场的牲口有马、驴、牛、骡子。马拉石磙碾场跑得比较快,但马比较少,大多数人家喂的是牛、驴。我家喂的是一头大青驴,碾场的时候和邻居家喂的牛配套。爷爷拿鞭使唤牲口,两家的场交替着碾。碾场要碾两遍,碾了第一遍还要翻场。翻场的时候一般正值晌午头,火辣辣的大太阳炙烤着晒场,干活的人们汗流浃背,被汗水浸透的衣服紧贴在背上,好像从未干过。场里干活的大多是男人,妇女和小孩在拉过麦的地里捡麦穗。我那个时候还小,跟着妈妈在地里或者路上捡麦穗。我将捡到的麦穗揉下麦子,一天可以揉大半碗。

场碾好以后要起场、扬场。扬场靠的是自然风力,所以起了场要随时准备着,不能错过风。有时风来了,饭不吃也要先扬场。扬场可是技术活儿,先用杈扬,再用木锨扬。好的农活把式能把起场的麦扬成一条线,麦糠和麦子泾渭分明。扬场离不开风,风也不知道啥时候来。如果不及时扬场,就会影响第二天打场。为了趁风,父亲晚上就住在场里,这叫下场。夜里来了风,随时起来扬场。

我喜欢和父亲一起下场。忙碌了一天,晚上热气也渐渐下去了。父亲扛着被子,迎着微风,走过村后的小桥,满河的星光和蛙鸣……

麦子是最珍贵的!麦收的季节是农民最繁忙的时候,夏收麦子是农民一年生活的保障。可以没有金玉珠宝,怎么能没有粮食!饭碗要端在自己的手里,有粮天下安!

(梁海燕 大发体育网官方网市人大)

[责任编辑:孙银珠]

中华龙都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大发体育网官方网24小时

友情链接:大发体育网官方网 365bet平台网站 手机版bet36体育在线 365bet体育在线开户 365bet体育投注网 365bet官方投注
沙巴体育平台澳门金沙网上娱乐立博体育